首页| 在线客服| 大成国际| 大成创新资本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投资者教育 > 反洗钱专栏

反洗钱专栏
 

反洗钱宣传之《证券业洗钱风险及监测分析研究》

2018-06-21 17:02:1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数:1417 字号:TT

反洗钱宣传之《证券业洗钱风险及监测分析研究》

作者| 黄键 徐海丽 李洋

文章|《中国金融》2018年第8期发表转载自金融鹏程微信公众号

证券业务洗钱风险

经纪业务洗钱风险

经纪业务是指证券公司通过其设立的营业场所和在证券交易所的席位,接受客户委托,按其要求,代理客户买卖证券的业务。其洗钱风险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开户环节存在冒用他人身份的风险;二是通过多头开户实现分散非法所得、增加监测难度的风险;三是通过证券转托管、撤销指定交易、变更存管银行等转移资产或改变资金流向的风险;四是单客户多银行业务中,存在跨银行资金划转、频繁过渡资金或变更存管银行改变资金流向的风险;五是利用大宗交易实现高买低卖或者低买高卖接盘方式转移资产的风险。

融资类业务洗钱风险

融资类业务泛指客户提供担保,从证券公司融资或融券的业务,目前,国内证券公司开展的融资类业务类型包括融资融券、股票质押式回购和约定购回式证券交易。其洗钱风险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一是模糊不合法的标的证券、资金性质及来源的风险。如果证券公司对担保物的性质审核把关不严,向客户融出资金,使客户原本不合法的标的证券或资金通过融资类业务实现了合法清洗。二是利用融资类业务的复杂交易方式构造交易洗钱风险。例如,投资者A用来源不合法资金购买证券公司金融产品后,短期内通过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从证券公司融入资金,将融入的资金继续购买该产品,定期赎回产品后将所得资金返还证券公司,A用反复购买金融产品和办理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以达到模糊不法资金性质和来源的目的。三是将融入的资金用于从事违法违规活动的洗钱风险。在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和约定购回式证券交易业务中,投资者融入的资金用途广,既可用于证券投资,也可用于生产、建设等项目实业投资,投资者将资金从证券公司转出至银行后,证券公司难以对融出资金的去向和用途进行有效的监控。

资产管理业务洗钱风险

资产管理业务是指证券公司作为资产管理人,根据资产管理合同对客户资产进行经营运作,为客户提供证券及其他金融产品投资管理服务的行为,包括定向资产管理业务、集合资产管理业务及资产证券化业务。其洗钱风险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一是产品设计环节中,个别机构或人员在预期产品收益可观时,通过高比例杠杆设计获取高额收益,甚至利用内幕信息实施不当利益输送导致的风险;二是客户资质审查及尽职调查环节中,存在客户资金来源不明的洗钱风险及尽职调查不到位可能导致的证券欺诈风险;三是投资交易环节中,存在内幕交易、操纵市场、利益输送、证券欺诈等风险;四是资金划付收益分配环节中,定向资产管理客户要求将资产划付第三方,若证券公司未能审核其资金划拨的合理性,将导致客户刻意规避银行渠道对资金划拨的监控,进行利益输送或洗钱。

投资银行业务洗钱风险

我国投资银行业务主要是指股票、债券的保荐发行与承销,以及企业并购重组和财务顾问业务,部分证券公司将新三板推荐挂牌业务也放在投资银行业务部门。业务类型包括IPO、再融资、债券发行、并购重组及场外市场业务。其洗钱风险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一是立项与尽职调查环节,通过运作公司上市或并购重组的方式,将非法资金混入公司业务中,达到清洗非法资金的目的。二是上市发行环节,涉及大量未公开的信息,投资银行业务人员作为中介机构,极易获取未公开信息,存在内幕交易或内幕信息泄密的风险。三是发行审批环节,投资银行需要按照相关政策法规要求制作材料并向监管部门报送。在重重审批环节中,材料质量往往由少数人决定,这就为权力寻租提供了便利条件,存在受贿风险。

证券业反洗钱监测分析存在的问题

缺乏有效的途径和方法掌握客户的真实身份、资金来源与运用。实际工作中,证券公司缺乏一个直观、高效的公开查询渠道或数据源来识别客户真实身份、交易目的、交易性质和资金来源等信息。例如,投资银行业务中,难以识别发行人的实际控股股东、业务性质与收入来源是否合法;资产管理业务中,难以了解委托方资产来源、交易目的和交易性质;融资类业务中,难以掌握客户抵押标的的合法性、融出资金的运用。

缺乏有力的科技手段支持实现全面、系统的可疑交易监测。一是系统无法实现以客户为单位的可疑交易监测。证券业务品种繁多,各业务部门相对独立,使用的交易系统和客户管理系统都不统一。再加上证券业有信息隔离的强制合规要求,其反洗钱系统无法全面掌握客户所参与的业务、购买的产品、资产总规模、交易习惯等信息,无法实现透彻、深入、全面的以客户为单位的身份识别及可疑交易监测分析。例如,证券公司基本设置了“客户年龄、职业与其资产规模不符”这一项可疑交易监测指标,并对具体年龄和资产规模设置了阈值。但在实际监测中,存在经纪业务系统显示客户资产规模不大,资管系统显示客户大规模认购资产管理产品的情况。二是系统无法识别利用非现场开户业务虚假开户的情况。在非现场开户业务中,要求客户持本人身份证件录制视频或客户拍摄身份证件正反面以及大头照,来进行客户身份识别。但实际上,此环节存在利用修图等技术手段实现冒用他人身份证件开户的情况,而证券公司现有技术水平却难以识别出此类情况。

未能基于业务风险,有效开展可疑交易监测分析工作。一是未能充分利用针对证券业务的风险评估结果。目前,证券公司基本开展了针对证券业务、产品与服务的洗钱风险分类评级工作,但普遍未明确高风险业务以及对高风险业务的防范措施,未能将分类评级结果运用到客户身份识别、客户风险等级划分及可疑交易监测分析工作中。二是未能有效将业务洗钱风险转化为可疑交易监测指标。证券公司普遍未能实现对案例的特征化、特征的指标化和指标的模型化。如,针对融资类客户提前还款疑似模糊非法标的或是利用融入资金进行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风险,证券公司并未设置可疑交易监测指标与模型。

未能根据业务特点,明确可疑交易监测分析方式。一是对于可指标化的交易类业务,未全部纳入系统监测分析范围内。目前,部分证券公司对可疑交易的监测仍然限制在经纪业务中的普通股票、基金交易,并未针对融资类、港股通、柜台市场、期权等交易设置可疑交易监测指标与模型。例如,对于“短期交易开销户监测指标”,部分证券公司仅将证券买卖的行为作为交易进行监测,但实际上客户有可能没有做普通股票交易,但却进行了港股通买卖、期权买卖等行为,却未被纳入系统监测范围。二是对于无法实现系统监测的非交易类业务,未明确可疑交易监测分析流程。证券公司业务人员普遍认为投资银行等业务的开展不涉及交易,其反洗钱工作重点是客户身份识别,并未持续跟踪募集资金是否投向非法行业或洗钱高风险国家等情况,未明确可疑交易报告人工识别、分析与报送的流程。

部分机构的履职缺位和关键信息的缺失,对可疑交易监测分析工作的有效性形成掣肘。工作实践中,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等机构,掌握着对证券业洗钱风险监测分析工作具有重大意义的基础信息。如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掌握证券市场的全部交易、交割数据,能够监测识别出高买低卖、对敲交易、股价操纵等各类异常交易;证券登记结算机构拥有全部证券账户开立、各类证券存管与过户、证券持有人名册、证券清算交割数据等诸多信息。这些信息都是单独的某一家证券公司或营业部所难以掌握的。但目前上述类型机构向中国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进行可疑信息报送的工作机制尚未形成。

政策建议

以风险为导向,采取穿透式的客户身份识别。证券公司应根据各业务的洗钱风险,建立覆盖客户身份信息、实际控制人、交易目的等全方面的穿透式客户身份识别模式。同时,证券公司应视穿透识别的工作结果,对客户实施差异化的持续识别及交易监测,实现穿透识别与客户风险分类及可疑交易监测分析工作的融合。此外,证券公司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还可考虑通过专业第三方(如第三方征信公司、大数据公司)获取客户行为数据、人际关系链等额外信息,辅助开展客户身份识别工作。同时,解决证券业由于信息强制隔离的要求,交易系统与客户管理系统不能互通互联的问题,力求以客户为单位对其所有业务、交易实施穿透。

根据业务风险,完善可疑交易监测标准与报告生成机制。一是将全部交易类业务,包括融资类交易、金融产品交易、港股通交易、大宗交易、股票期权交易等纳入指标与系统的监测范围内。二是加强对内幕交易等自洗钱可疑交易监测标准的设置。三是评估可疑交易监测指标的有效性,并持续对其优化。尤其是证券公司在新业务、新产品上线前,应根据其洗钱风险点,增加可疑交易监测指标。

充分利用证券交易所等主体的数据监测优势,建立全覆盖的可疑交易数据源。将证券交易所、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等自律性组织和证券服务机构纳入反洗钱可疑交易报告主体范围,通过增加数据报告主体、建立健全异常数据共享以及协查与反馈工作机制,提升整个证券行业对洗钱风险的监测分析水平。

|新手上路 |关于大成 |诚聘英才 |投资者教育 |反洗钱 |隐私条款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88号招商银行大厦32层

联系电话:0755-83183388客服热线:400-888-5558

客服邮箱:callcenter@dcfund.com.cn客服传真:021-63513900

风险声明

版权所有2008-2019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粤ICP备06012659

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热点问题 在线客服